史上最坏哪吒?为何还能拨动那么多人的心?赵旭州谈中国电影
发布时间:2019-7-30    作者:商业地产策划公司

7月26日上映的国漫新作《哪吒之魔童降世》刷新了我对国产动漫电影的认知。小编看预告的时候,其实是没什么好感的!因为那实在是我见过的最丑的哪吒,没有之一。后来被美团豆瓣的高评分惊住了,我这才买了张票想去探探究竟。结果出来的时候,小编五味杂陈,好几次眼泪差点夺眶而出。良心作品,国漫之光,对比以前看得那些弱智动画,这绝对算得上划时代的一部动漫电影,其品质甚至超过了《大鱼海棠》和《大圣归来》。


史上最坏哪吒?为何还能拨动那么多人的心?赵旭州谈中国电影


豆瓣评分8.7的佳作,它触动人心的点到底在哪里。就小编个人观影感受而言,它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它敢于打破常规,将哪吒塑造成一个亦正亦邪、带有点魔性的角色。以前我们看过的动画,哪吒似乎天生就带有正义的主角光环,或者说这个角色创作本身就被寄予了某种特定的道统形象,但是这个小魔童彻底颠覆了我们对哪吒固化的刻板印象。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看电影的时候,被那么一句话感动,“是魔是仙,我说了才算。我命由我不由天!”如果说美术、制造、特效、人物塑造方面它已经算得上是精良之作,那它逆天改命、让妖魔化的哪吒散出耀眼的人物弧光的主题立意就赋予了这部佳作灵魂。这种不故步自封的力求突破,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应该值得国漫界乃至整个电影界的推崇。


史上最坏哪吒?为何还能拨动那么多人的心?赵旭州谈中国电影


当然,不是说这部电影就没有一点瑕疵,豆瓣上批评的声音还是不绝于耳。比如太乙真人的川普话,虽然有迹可循(因为太乙的道观正在四川),但难免有为了取悦观众而刻意为之的嫌疑,再如他的坐骑,居然是一只会飞的猪,小编我实在不知道这意欲何为?再就是一些可笑的槽点,网友纷纷指出该剧拿低俗当搞笑,弱智当有趣,生搬老套的网络段子,显得不免低级趣味。


史上最坏哪吒?为何还能拨动那么多人的心?赵旭州谈中国电影


但小编我认为,这部电影的成功并非偶然,虽然不能说完美无缺,但它绝对是一部有深度、有内涵、有突破的电影。上映之前,对哪吒形象接受无能的观众不看好这部国漫电影,但他哥特烟薰妆风、吊儿郎当的形象恰恰与觉醒后的“帅哪吒”形成鲜明的反差,制造出高燃的效果。

是“魔”是“仙”,只有我说了算!当你走进哪吒的内心,对他的遭遇、对他渴望被人理解和喜欢的小心理有了更为深刻的体会的时候,你会发现,他玩世不恭的形态是他给自己强行披上的保护衣,甚至很多观众,在那个善与恶、仙与魔两者间挣扎的哪吒身上能看到自己曾经的影子!

《哪吒》的成功让我对中国大陆电影的崛起有了更大的信心,一大批有能力、有想法的电影制作人正在不惜余力地为中国电影奋战,中国电影走向世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为此,带着对中国电影市场的关心,小编请求赵总对中国电影市场给出一些切实可行的建议。

赵旭州先生首先给出了他对电影市场的总体性看法,他认为,自由的土壤才能生出最美妙的艺术作品。而目前国内电影市场最缺乏的就是高质量作品的供给能力以及多元文化的激荡。

相比好莱坞,我国电影起步较晚,各项文化制度还不完善,文化艺术领域的开放程度也还不够。创作人的创作自由度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很多话题相对重一点的题材都没有办法过审,准入门槛过高,一些很有深度的电影没法推上荧幕。


史上最坏哪吒?为何还能拨动那么多人的心?赵旭州谈中国电影


另外,赵旭州先生认为,我国电影市场观影缺少成人限制分级制度,有“限制”才会有自由。现如今,中国电影审查制度对电影的要求主张“老少皆宜”,上至70岁的老头,下到幼龄儿童要都能看。这样的审查制度给制作者们增加了很大的难度,他必须想方设法去满足所有群体的观影需求,但实际上任何一部电影都是有针对性的,都有想要倾诉的对象和表达的东西。

这样“一刀切”的方式未免太过武断,很多优秀的电影正是为了迎合审查制度,不得不省掉一些本来特别经典的桥段而丧失了创作者想要表达的初衷。鞋子硌不硌脚,只有穿鞋的人最有体会,一旦设立了辅导级、限制级等级别,就可以在保护一部分不适合观众的同时,还创作人员一个放开手脚的自由创作生态。

赵旭州先生在香港那一期关于香港电影没落的阐述中有一段话非常经典,“一切在温室中营造的环境都无法创作出优秀的作品,作品是命运的挣扎。”香港如今是文化沙漠,年轻人都处在温室的成长环境,故而产不出优秀的作品。

同样,中国大陆一步步放开了对电影的限制,才有了今日渐放光芒的电影市场。小编相信,随着文化领域自由度的进一步放开以及电影等级分级制度的确立完善,中国电影一定会蒸蒸日上。